新聞動態

HOME>新聞動態

19

Dec

汶川地震后他為孩子建起“紙房子”學校

來源:遠行地產 編輯:宣傳部

有人曾擔憂,紙質材料建造的房子質量如何,遇到水和火又該怎么辦?但華林小學不會有這樣的問題,因為教室所使用的紙管經過了特殊處理,外面被噴上了一層特殊的物質——清漆,可以有效斷絕水的滲透和火的侵襲。同時,紙管由紙張加工合煉而成,經過結構工程師做的測算,每一處節點的承重都可以達到100公斤。

8月8日,四川省阿壩州九寨溝縣發生7.0級地震,令人悲痛惋惜。近日來,全國上下齊心協力抗震救災,努力應對救援、安置過程中面臨的挑戰。災害發生后,好的臨時住所能夠給人庇護和尊嚴,對幸存者的身心健康恢復十分關鍵。在日本,有一些建筑師以此為己任,運用匠心為受難者造出了一方不大卻溫暖的天地。

汶川地震后他為孩子建起“紙房子”學校

坂茂是當今世界上最受矚目的建筑師之一,他于2014年獲得了有著“建筑諾貝爾獎”之稱的普利茲克建筑獎。頒獎評語中這樣寫道,“通過杰出設計來應對高難度挑戰,坂茂擴展了建筑師這一職業;他使建筑師能夠參與到政府、公共機構、慈善家及受災群體之間的對話。他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用高質量設計滿足社會需求的積極行動,以及他應對人道主義挑戰的獨有方式,使得本屆普利茲克獎得主成為一名模范建筑大師。”和很多建筑師一樣,坂茂設計過不少博物館、工廠和住房,但與其他人不同的是,一旦災害來臨,他會毅然放下手頭一切事務,馬上投入為受災者建造避難所的工作。1994年,盧旺達內戰導致200萬難民被迫在極其悲慘的條件下生活。坂茂得知后,立即向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提出了建造紙管避難所的想法,隨即被聘為顧問。1995年日本神戶大地震后,他第一時間趕到那里,開發出了“紙木宅”,將人們捐贈的啤酒箱內填滿沙袋作為地基,再將硬紙管垂直排列形成房屋的墻壁。他還為神戶災民設計了一個用硬紙管搭建的社區中心,讓他們的心靈有所安慰。同年,坂茂創立了一個名為 VAN(建筑師志愿者網絡)的非政府組織。一旦發生地震、海嘯、颶風或戰爭,他都會帶領VAN 的志愿者前往當地。多年來,他們的足跡遍布了日本、土耳其、印度、斯里蘭卡、中國、海地、意大利、新西蘭和菲律賓等國家和地區。2008年汶川地震一星期后,坂茂和他的團隊迅速趕赴四川成都參加災后重建。在一個多月內,來自日本的120名志愿者和四川當地的志愿者一起,用低成本、可回收再利用的紙質材料建起了一座臨時小學——成都市華林小學。這座臨時建筑共有3幢房屋,9個教室,占地500多平方米,成為地震災區第一個拔地而起的希望小學,后來榮獲了“日本項目國際獎”。有人曾擔憂,紙質材料建造的房子質量如何,遇到水和火又該怎么辦?但華林小學不會有這樣的問題,因為教室所使用的紙管經過了特殊處理,外面被噴上了一層特殊的物質——清漆,可以有效斷絕水的滲透和火的侵襲。同時,紙管由紙張加工合煉而成,經過結構工程師做的測算,每一處節點的承重都可以達到100公斤。

不光要有地方住更關心災民的隱私和尊嚴

汶川地震后他為孩子建起“紙房子”學校~遠行地產

地震、海嘯之后,災民如何安置?家園被毀壞,如何重建自己的生活?對這些問題,坂茂有著自己的見解。2011年3月11日,日本大地震及海嘯過后,坂茂立即投入為災民建造避難所的工作中——他用硬紙板做成紙管,用白帆布做建筑隔墻,制成4米長、4米寬的單元隔間,簡稱PPS(Paper Partition System),每個家庭可以住在不同的小隔間中。坂茂的意圖是用簡易的分隔物在疏散場所為各個家庭營造私人空間。他介紹說,日本災后的典型做法是把災民疏散到一些比較大的公共空間里,比如體育館。災害發生后的最初幾天里,躲在這樣的場所沒什么問題。但一般情況下,災民都需要等上幾個月才能住進政府提供的臨時住房,幾個月沒有私人空間的混雜相處,很容易會給災民心態帶來不良的影響。因此,坂茂希望通過設計來關注災民的精神需求。紙管、白色帆布做成的臨時性隔墻使得災民白天可以掀開帷幕,晚上睡覺時再把它們拉下來。如果家里有需要哺乳的嬰兒,母親在哺乳時也能夠獲得隱私。在坂茂的理念中,災難來臨時,人們不需要創新的設計,只需要快速建造一些簡易的避難設施。“房子就是房子,再新的設計也不能改變它的基本功能。”同時,坂茂有自己的“材料觀”,他不想浪費任何材料,所以會嘗試去用所有可用的材料。硬紙管就是如此。原材料不貴,而且到處都有,無論是在成都,還是在菲律賓,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用。經過一次次地震災后重建的實踐,坂茂對自己的紙質小屋進行了多次修改,最終形成了現在的樣子——制作非常簡便靈活,不需要任何木質接頭和支柱,只需4個人手幫忙,10分鐘左右便能完成全部組裝和拆卸工作。在堅固耐用程度方面,紙類材料雖然不可能完全替代鋼筋水泥,但其是否能成為長期建筑,關鍵在于建筑師的用心程度。以紙做成可以用來遮風擋雨、長期居住的房子時,建筑也不再只是簡單的“紙上談兵”。此外,也有業內人士表示,紙房屋的推廣有著很大的前景。因為它比板房的隔音和隔熱效果均要好得多,造價也比板房便宜,如果運用在房地產界,幾乎可以取代目前在房地產開發中用到的那些臨時性建筑。

營造“家”的感覺讓災后的孤獨感隨時光而逝

在平田晃久建筑事務所的網站首頁上有一張手繪的水彩效果圖,圖上描繪的是沿著地勢如山谷般延展開的一派溫馨街市圖景。這是日本青年建筑師平田晃久為在2011年日本關東大地震中受災最為嚴重的巖手縣所建造的一個融合有幼兒園等設施的住宅區。他的目的是讓那些失去家園以及感覺被孤立的市民重新回到正常的生活中來,讓他們通過相互的幫助、政府的幫助得到更多的溫暖,追求一種更好的生活方式。實際上,這不是平田第一次和震后建筑打交道。在此之前,由資深建筑師伊東豐雄牽頭,藤本壯介、平田晃久等青年建筑師參與的題為“震后家園”的展覽就曾亮相2012年的威尼斯建筑雙年展,并最終斬獲最高獎項金獅獎。被稱為“日本最有爆發力的年輕建筑師”的平田有著強烈的個人風格,其設計的建筑仿佛融周邊空間于一體。他屢屢提到“養建筑”這個詞匯——“完整的意思是,把整個的建筑元素在事務所里面進行反復研究,使它成長為能夠符合基地狀態的形態,再把它放置到社會當中去,我把這個形象地比喻成,我把它養在家里,把它養大。”以巖手縣的項目為例,平田設計的建筑保留了村莊、城市和自然的關系。通過道路的造型,整個社區形成一個像是在山谷當中被回旋的道路包裹起來的山體,“隨著這個道路向山谷延伸,這些住宅慢慢地向山上生長過去。”此外,平田運用了大量的屋頂來塑造“家”的概念。在他的觀念中,一家人是住在同一個屋檐下的,如果在日常生活中能夠感覺到同一個屋檐下有這么多人在身邊共同生活,災民心中的孤獨感就會慢慢地隨著時光流逝。對平田來說,災后重建過程中,這點相當重要。1995年神戶地震后,日本政府建造了很多應急住宅。但大家住進去之后,很快便發生了“孤獨死”的案例。因為家里只剩下一個人,住著也沒人關心,沒人對話。吸取了這個教訓后,平田在內的建筑師在之后的災后重建中,不但要考慮如何能最快地安置所有的受災人群,更要考慮今后的十年、二十年這些災民的心理狀況。因此,他們希望把人聚集在一起,讓大家有更多的交流,互相支持。


彩客网竞彩足球推荐